《爱与圣奥古斯丁》汉娜·阿伦特的博士论文写了什么?

  • 日期:09-24
  • 点击:(599)


2019-09-07 02: 42: 40北京新闻回顾周刊

圣奥古斯丁的愿景,1502年,蛋彩画。圣奥古斯丁正在紧张地工作。

《爱与圣奥古斯丁》

作者:(美国)Hannah Arendt

编辑:(美国)J.V。Scott,J.C。Stark

译者:王丽丽,迟伟天

版本:汉江出版社

2019年9月

阿伦特和海德格尔

《爱与圣奥古斯丁》这本书以思想家汉娜阿伦特的博士论文为基础,是阿伦特学术生涯的起点。在她移居美国后,她对基督教神学家圣奥古斯丁的研究也贯穿了她的有影响力的作品。编辑J.V. Scott和J.C. Stark根据Arendt本人的修订版为本书撰写了指南和研究论文。我们如何通过阿伦特的早期作品追溯她的思想?

1929年,Hannah Arendt发表了他的博士论文《奥古斯丁爱的概念:一项哲学解释的尝试》。第一个出版后,论文发表在《哲学年鉴》《康德研究》《日晷》《德意志文学报》和其他重要的德国杂志上。评论员认为阿伦特犯了两个重大错误:首先,她没有注意到奥古斯丁是神学家的事实;第二,她没有考虑到奥古斯丁当代神学家的独创性。说明。

然而,这些批评似乎未能成功,因为阿伦特的目标不是阐明奥古斯丁基于经典研究的神学思想,而是在她的两位老师雅斯贝斯和海德格尔建立的生存哲学领域。来审视奥古斯丁的爱的概念。她在博士论文中的使命实际上是结合奥古斯丁,雅斯贝斯和海德格尔哲学的勇气和技巧。

奥古斯丁给出的思想材料

从内容的角度来看,博士论文的三章是基于奥古斯丁的概念框架。第一章论述爱作为食欲;第二章研究爱作为人与创造之神的关系;第三章涉及邻居的爱。

奥古斯丁对爱情概念的定义是:“爱就是对某种事物的渴望。”某种形式的爱总是关于某个对象,而对象本身就是人们想要的。这个目标与另一件事有关,并且因为自身而不是作为一种手段而获得欲望,因此它是“好的”。只要它想实现其目标,它就会停止;但此时会有失去这个目标的威胁,即对“邪恶”的恐惧或恐惧。作为对欲望的热爱的最高目标,它是一种没有恐惧的自由。

在这种背景下,阿伦特揭示了奥古斯丁思想中所包含的紧张情绪:没有死亡的生活是不可能的,或者没有恐惧就不可能期待未来。作为一种欲望的爱必须避免世界和所有不存在的东西,因为它们是暂时的相对善的。在这个意义上,阿伦特引出了奥古斯丁的另一套关键概念:奥古斯丁称之为对永生的渴望,即对欲望的正确对象的爱,“明爱”,以及那种对临时的错误欲望事情被称为“cupiditas”。前者可以实现自由,自给自足和自爱,而后者总是指向其他事物,而不是回归自身。

奥古斯丁对圣洁的爱和他的自由的区分和强调将使他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在这个世界上无法实现自由或自给自足,因为世界上所需要的事物是暂时的。另一方面,如果有人从世界撤退,他必须试图摆脱自我的爱。

“渴望真正指向一个超然的,超世界的未来,因为它最终建立在对永恒幸福的渴望之上。”在这里,阿伦特完成了一项转换工作:将爱变成一种欲望,将我们的本性转化为上帝的创造。这意味着人不是主体,而是爱作为上帝的创造。人们爱他的邻居而不是邻居或他自己;他否认自己和他人的自我。人们真正喜爱的是自己和他人的永恒。因此,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有相同的爱情动机。

阿伦特总是将爱的概念与他的生存思想结合起来,当我们想要理解人与上帝之间的爱与邻居的爱之间的转变时,必须认真对待这种结合的意义。每个人都有的共同威胁就是死亡。他们彼此相爱,对这种威胁有共同的理解。但在这种爱的统一中,仍然存在一些异化或不诚实:每个人都独自面对死亡,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助。在邻居的爱中,人们彼此相爱,因为他们以这种方式爱他们的救主基督。奥古斯丁谈到的邻居的爱是对地球的超然爱。虽然它在世界上,但并不指向世界。阿伦特实际上将邻居的爱描绘成一种基本的爱,支持其他两种爱。

雅斯贝斯提供的哲学方法

在1953年7月13日给雅斯贝斯的一封信中,阿伦特明确表示“奥古斯丁不是神学家”,这是她一直以为的。阿伦特的博士论文挑战了当时新教神学家对奥古斯丁的解释。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她博士论文的讲师雅斯贝斯发挥了重要作用。

阿伦特认为,奥古斯丁的爱情观主要有以下三个不一致之处。首先,奥古斯丁对爱的唯一定义是“爱是欲望”,但是当涉及到“爱的秩序”时,邻居的爱无论如何都不能由欲望决定。然而,他“声称没有其他方式可以与欲望的对象联系,而不是使用或享受它的方式。” “这显然会导致爱情的贬值,这与爱情在奥古斯丁思想中占据的中心地位相矛盾。”

其次,我们因为顺从上帝的命令而爱邻居,但“与世界万物孤立,与上帝独处的人是什么,他真的对他的邻居感兴趣吗?”

第三,人与世界的关系也是双重的:一方面,“人们被视为孤独,纯粹意外地来到这个类似沙漠的世界”;另一方面,“人们被视为代际属于人类和这个世界。”

雅斯贝斯将奥古斯丁思想的丰富性归因于他思想中的矛盾,而阿伦特也受到雅斯贝尔斯观点的影响。她还认为“我们必须自己保持矛盾,把它们理解为矛盾,然后把握隐藏在它们之下的东西。”他们都希望展示的是奥古斯丁,他是一位哲学思想家,因此是矛盾的,而不是奥古斯丁,他是一位主教和一位神学家。

正如雅斯贝斯后来在他自己的书《奥古斯丁》中所说,他强调了奥古斯丁思想中的矛盾和紧张。 “没有什么比在奥古斯丁中找到矛盾更容易了。我们将这些矛盾理解为他的一个伟大特征。没有矛盾就没有哲学。”

海德格尔编织哲学语言

《阿伦特手册》的编辑认为,这篇博士论文的标题选择与阿伦特作为海德格尔学生和爱人的身份有关。这种观点至少代表了那些热衷于基于轶事的哲学思考的人们的观点的相当一部分。但这种观点是皮肤。

从表面上看,海德格尔本人并没有在《存在与时间》中研究爱情问题。 Arendt的学生和《汉娜阿伦特,为了世界之爱》的作者Elizabeth Young-Brewer就在这一点上。 Young-Brewer认为阿伦特的博士论文至少在三个方面受海德格尔独特的哲学语言的影响。

首先,阿伦特总是将爱与忠诚相关联,忠诚的概念在海德格尔的杰作《存在与时间》中以存在主义语言表达:“决定构成了对自我的生存。忠诚”。虽然海德格尔对爱的哲学研究没有直接辅助博士论文,但它却受到这种缺乏爱的启发。在个人层面,阿伦特意识到海德格尔的哲学缺乏爱。他早期作品的根本弱点是:“这种自我最重要的特征就是他的自我,他与所有同伴完全分开。”

其次,毫不夸张地说,时间问题对《存在与时间》有多重要,以及它对阿伦特的博士论文有多重要。

由于对欲望的热爱是预期的,并且指向未来,所以它必须在未来得到满足;作为人与创造之间关系的爱,上帝指向原始的开始,指向创造所产生的神圣过去;邻居的爱是当前的爱,它包含两种其他形式的时间生存,包括两种希望和回忆的能力。

第三,当海德格尔的工作围绕死亡经历的未来展开时,阿伦特的博士论文着重于我们如何通过出生进入世界。她称之为“自然”。她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从根本上承载了出生条件,我们的邻居以及我们出生的群体。《存在与时间》对日常生活的描述吸引了她,但她仍然觉得她还没有完成。海德格尔只是通过死亡表明个人是如何被投入到一个特定的历史世界中,但是避免谈论过去的力量,即使是在创造和诞生时。

阿伦特对“自然”的理解对她未来的政治和哲学思想具有明确的意义。当她写博士论文时,她最终从生活经历而不是书本中学到了什么:她生来就是一个热爱世界的犹太人。

□高华(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圣奥古斯丁的愿景,1502年,蛋彩画。圣奥古斯丁正在紧张地工作。

《爱与圣奥古斯丁》

作者:(美国)Hannah Arendt

编辑:(美国)J.V。Scott,J.C。Stark

译者:王丽丽,迟伟天

版本:汉江出版社

2019年9月

阿伦特和海德格尔

《爱与圣奥古斯丁》这本书以思想家汉娜阿伦特的博士论文为基础,是阿伦特学术生涯的起点。在她移居美国后,她对基督教神学家圣奥古斯丁的研究也贯穿了她的有影响力的作品。编辑J.V. Scott和J.C. Stark根据Arendt本人的修订版为本书撰写了指南和研究论文。我们如何通过阿伦特的早期作品追溯她的思想?

1929年,Hannah Arendt发表了他的博士论文《奥古斯丁爱的概念:一项哲学解释的尝试》。第一个出版后,论文发表在《哲学年鉴》《康德研究》《日晷》《德意志文学报》和其他重要的德国杂志上。评论员认为阿伦特犯了两个重大错误:首先,她没有注意到奥古斯丁是神学家的事实;第二,她没有考虑到奥古斯丁当代神学家的独创性。说明。

然而,这些批评似乎未能成功,因为阿伦特的目标不是阐明奥古斯丁基于经典研究的神学思想,而是在她的两位老师雅斯贝斯和海德格尔建立的生存哲学领域。来审视奥古斯丁的爱的概念。她在博士论文中的使命实际上是结合奥古斯丁,雅斯贝斯和海德格尔哲学的勇气和技巧。

奥古斯丁给出的思想材料

从内容的角度来看,博士论文的三章是基于奥古斯丁的概念框架。第一章论述爱作为食欲;第二章研究爱作为人与创造之神的关系;第三章涉及邻居的爱。

奥古斯丁对爱情概念的定义是:“爱就是对某种事物的渴望。”某种形式的爱总是关于某个对象,而对象本身就是人们想要的。这个目标与另一件事有关,并且因为自身而不是作为一种手段而获得欲望,因此它是“好的”。只要它想实现其目标,它就会停止;但此时会有失去这个目标的威胁,即对“邪恶”的恐惧或恐惧。作为对欲望的热爱的最高目标,它是一种没有恐惧的自由。

在这种背景下,阿伦特揭示了奥古斯丁思想中所包含的紧张情绪:没有死亡的生活是不可能的,或者没有恐惧就不可能期待未来。作为一种欲望的爱必须避免世界和所有不存在的东西,因为它们是暂时的相对善的。在这个意义上,阿伦特引出了奥古斯丁的另一套关键概念:奥古斯丁称之为对永生的渴望,即对欲望的正确对象的爱,“明爱”,以及那种对临时的错误欲望事情被称为“cupiditas”。前者可以实现自由,自给自足和自爱,而后者总是指向其他事物,而不是回归自身。

奥古斯丁对圣洁的爱和他的自由的区分和强调将使他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在这个世界上无法实现自由或自给自足,因为世界上所需要的事物是暂时的。另一方面,如果有人从世界撤退,他必须试图摆脱自我的爱。

“渴望真正指向一个超然的,超世界的未来,因为它最终建立在对永恒幸福的渴望之上。”在这里,阿伦特完成了一项转换工作:将爱变成一种欲望,将我们的本性转化为上帝的创造。这意味着人不是主体,而是爱作为上帝的创造。人们爱他的邻居而不是邻居或他自己;他否认自己和他人的自我。人们真正喜爱的是自己和他人的永恒。因此,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有相同的爱情动机。

阿伦特总是将爱的概念与他的生存思想结合起来,当我们想要理解人与上帝之间的爱与邻居的爱之间的转变时,必须认真对待这种结合的意义。每个人都有的共同威胁就是死亡。他们彼此相爱,对这种威胁有共同的理解。但在这种爱的统一中,仍然存在一些异化或不诚实:每个人都独自面对死亡,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助。在邻居的爱中,人们彼此相爱,因为他们以这种方式爱他们的救主基督。奥古斯丁谈到的邻居的爱是对地球的超然爱。虽然它在世界上,但并不指向世界。阿伦特实际上将邻居的爱描绘成一种基本的爱,支持其他两种爱。

雅斯贝斯提供的哲学方法

在1953年7月13日给雅斯贝斯的一封信中,阿伦特明确表示“奥古斯丁不是神学家”,这是她一直以为的。阿伦特的博士论文挑战了当时新教神学家对奥古斯丁的解释。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她博士论文的讲师雅斯贝斯发挥了重要作用。

阿伦特认为,奥古斯丁的爱情观主要有以下三个不一致之处。首先,奥古斯丁对爱的唯一定义是“爱是欲望”,但是当涉及到“爱的秩序”时,邻居的爱无论如何都不能由欲望决定。然而,他“声称没有其他方式可以与欲望的对象联系,而不是使用或享受它的方式。” “这显然会导致爱情的贬值,这与爱情在奥古斯丁思想中占据的中心地位相矛盾。”

其次,我们因为顺从上帝的命令而爱邻居,但“与世界万物孤立,与上帝独处的人是什么,他真的对他的邻居感兴趣吗?”

第三,人与世界的关系也是双重的:一方面,“人们被视为孤独,纯粹意外地来到这个类似沙漠的世界”;另一方面,“人们被视为代际属于人类和这个世界。”

雅斯贝斯将奥古斯丁思想的丰富性归因于他思想中的矛盾,而阿伦特也受到雅斯贝尔斯观点的影响。她还认为“我们必须自己保持矛盾,把它们理解为矛盾,然后把握隐藏在它们之下的东西。”他们都希望展示的是奥古斯丁,他是一位哲学思想家,因此是矛盾的,而不是奥古斯丁,他是一位主教和一位神学家。

正如雅斯贝斯后来在他自己的书《奥古斯丁》中所说,他强调了奥古斯丁思想中的矛盾和紧张。 “没有什么比在奥古斯丁中找到矛盾更容易了。我们将这些矛盾理解为他的一个伟大特征。没有矛盾就没有哲学。”

海德格尔编织哲学语言

《阿伦特手册》主编认为,本博士论文题目的选择与阿伦特作为海德格尔的学生和情人的身份有关。这种观点至少代表了那些热衷于以轶事为基础的哲学思考的人的相当一部分观点。但这种观点是肤浅的。

表面上,海德格尔本人并没有在《存在与时间》中研究爱的问题。阿伦特的学生、《0X9A8B》的作者伊丽莎白杨布鲁尔(Elizabeth Young Brewer)就在这一点上。年轻的布鲁尔认为,阿伦特的博士论文至少在三个方面受到海德格尔独特的哲学语言的影响。

首先,阿伦特总是把爱与忠诚联系在一起,忠诚的概念在海德格尔的代表作《汉娜阿伦特,为了世界之爱》中用存在主义的语言表达:“决定构成对自我的生存。忠诚”。虽然这篇博士论文并没有得到海德格尔关于爱的哲学研究的直接帮助,但它的灵感来自于这种缺乏爱。在个人层面,阿伦特意识到海德格尔的哲学缺乏爱。他早期作品的根本弱点是:“这个自我最本质的特征是他的自我,他与所有的同龄人完全分离。”

其次,毫不夸张地说,时间问题对《存在与时间》有多重要,对阿伦特的博士论文有多重要。

因为欲望的爱是预期的,是指向未来的,它必须在未来得到满足;爱是人与造物主的关系,是指向最初的开始,是指向造物所诞生的神圣过去;邻里的爱是当前的爱,它包含两个方面其他形式的暂时生存,包括希望和回忆两种能力。

第三,当海德格尔的作品围绕着未来的死亡经历时,阿伦特的博士论文着重于我们如何通过出生进入世界,她称之为“诞生”。她清楚地意识到我们的出生条件,我们的邻居,我们出生的群体的基本标志。《存在与时间》对日常生活的描述对她有吸引力,但她仍然觉得她没有尽头。海德格尔只是通过死亡表明一个人如何被抛入一个特定的历史世界,但却避免谈论过去的力量,而忽略了创造和诞生的存在。

阿伦特对“出生”的理解对她未来的政治和哲学思想具有指导意义。当她写博士论文时,她最终从生活经历而不是书本中学到的是,她出生于一个热爱世界的犹太人。

高华(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